【新春小剧场】在下毕岸Ⅱ:新春雪

下下停停,转眼就是除夕。一众龙子与属在耀景小区快快乐乐用灵和阵法制造出花,吃饺子喝美酒,跳着舞守岁。相熟的妖精悄摸摸互赠礼物,彼此亲热的跟一家人似的。

“哎呀,不是。就是,给他提供另一种可能,类似单机游戏里的完美结局。”铛铛心满满地望向大家,十分期待来自众人的崇拜。

毕岸疑惑地搜寻自己的身体,试图搞清楚自己的视角。两条道路的风景随着意念不断扩展,左边通向江河,平坦顺畅;右边通向县城,路旁多了条染血小蛇。

毕岸心思一动,猛然望向少女,仔细打量着那张清丽俏面。虽说青涩了许多,还做了伪装,眉眼间依然有熟悉的韵味——沈芙。

一入腊月,铛铛便拉着一众小妖嘀嘀咕咕,还得背着毕老板,知道这货在寻思啥。

毕岸实在撑不住困劲,叮嘱铛铛一会喊他后,边拆蜡烛边往楼道走,打算偷偷打个盹。

可见八爷也是个狼灭。

“不行不行,太简单了,一点都不用心!我要送一份独一无二的新春礼物。”元气满满的少年敲着桌子提醒大家,“独一无二懂么?”

八爷脸上神情一言难尽:“七哥,你真要改这个?万一龙祖因此挂了,也就没……哦,你已经在令堂肚子里了,那没事了。”

“别傻了,龙祖当年都没完全封住聂淮安的记忆。”

一帮妖精紧急磋商出几个关键时间节点:孙逸与睚眦的相遇,邪僧二次化形,以及沈芙救下龙祖。

2

春草覆盖原野,中有溪流穿山而过,婉转莺啼与柳絮一起飞散进青空。明媚春光下,背负长剑的少女哼着歌谣独自下山,停在岔路口抛着铜板决定去路。

八爷与小妖们面面相觑,听听这天才设想吧!本来事情都过去了,再告诉你有另一种可能,平行世界的人活得比你好一万倍——这真不是变本加厉欺负人?

少女高高兴兴抛了半天铜板,不知算到了什么,果断收回迈向右边的脚,坚定不移地拐向了左边。

“啊,同乐同乐!”毕岸强撑着爬起来,从身上摸出一枚刻满符文的纯金铃铛,“以前那只旧了,扔了吧!”

1

也就是这个时候,毕岸有了实体——他进入了幼年聂怀安的身体。

八爷环视被折腾得满脸菜色的小妖们,叹息:“七哥,你好歹给个方向。”

大家一致认为最后一个才是导致一切悲剧的起点。

昏暗的卧室亮起蜡烛,曼陀罗的香味渐渐浓郁,毕老板睡过去前模模糊糊想:“这祖宗又搞什么幺蛾子?”

毕岸傻眼了,什么情况,不救龙祖了么?

“我不!”铛铛开心地接过铃铛挂脖子上,摇了摇没听见响,翻过来一看,原来毕老板十分有先见之明地去掉了舌,这是枚哑铃。七龙子皱皱眉,总觉得铲屎官在暗示他聒噪。

铛铛歪头想了想,比比划划:“我觉得邪僧母子给大家的阴影太大了,有时候安安还会做噩梦,我想要一个可以更改记忆的礼物。”

十点刚过,老干部作风的毕岸已开始昏昏睡,却还惦念着要等新年钟声,死撑着不肯合眼。

冬至过后,酝酿了几日的雪终于降落在了龙浮。放眼望去,天地银装素裹,行人车辆仿佛苍茫江山图上的杂色。

毕岸捋清了时间地点,登时意兴阑珊,想要退出梦境了。

“安安!”铛铛瞅准时机,捧着一只扎着花里胡哨缎带的香薰蜡烛蹦过来,满脸堆笑,“新年快乐!”

那么那条小蛇应当就是落难时的龙祖。

毕岸受少女牵引,不断往前,看着少女一路斩妖除魔,在修真界闯出响当当的名声;看着少女与聂姓书生相遇相知相恋,最终归隐田园,有了小孩

可是,意外陡生。

加载中…